神话娱乐导航

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伦理责任

发布时间:2019-03-22 08:07

        

 

 

 

     

  如果说关于科学家(主要是指理论科学家)对科学的社会后果(知识生产的间接后果)应负什么责任,人们的意见有很大分歧的话,那么,关于工程师对其工作的社会后果应负责任似乎应该没有什么分歧。工程师探索应用知识并把它们付诸实践。他们的工作与理论研究,尤其是基础理论研究的后果不同,工程项目的效果是高度清晰的。那么工程师应该怎样对工程的后果负责?

  工程哲学家塞缪尔·佛洛曼(Samuel Florman)认为工程师的基本职责只是把工程干好;工程师斯蒂芬·安格(Stephen Unger )则主张工程师要致力于公共福利义务,并认为工程师有不断提出争议甚至承担他不赞成的项目的。“过去,工程伦理学主要关心是否把工作做好了,而今天是考虑我们是否做了好的工作。”(注:[美]卡尔·米切姆:《技术哲学概论》,殷登祥等译,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版,第86页。)

  工程师的责任的本质是什么?他们是否和医生和律师一样要遵守某些职业行规?事实上,与为健康服务的医学和以为目标的法律不同,工程本身除了效率以外没有什么明确的、内在的、的理想。早期的工程师(拉丁语ingeniator)是指建造和使用“战争机械”的人,直到18世纪末,工程指的主要都是军事工程,那时的土木工程只是和平时期的军事工程,相当程度上于国家的指导。不管工程师的技术力量有多强,他都首先要服从,服从命令是他最主要责任。即使后来机械、化学和电子工程等领域不断发展也没有改变工程从属于社会机构(或商业企业),工程师的服务对象也主要是力量或经济力量,它们远远超过单个工程师所行使的任何技术力量。

  19世纪末在一些工业发达国家,随着工程师人数的增加和手中的技术力量的增强,工程师要求自主,相继成立了各种工程师协会。他们认为工程师是技术的主要促进力量,因而是人类进步的主要力量。他们是不受特定利益集团影响的、合逻辑的脑力劳动者,所以也有广泛的责任以确保技术最终人类。他们应该遵守可称之为“技术命令”的东西:“你应该只设计或帮助完成不会危害幸福的工程,应该反对任何不满足这种条件的工程。”比如,美国工程师莫里森(George S.Morison)曾踌躇满志地, “我们是掌握物质进步的,我们的工作使其他人可享受开发自然力量源泉的,我们拥有用头脑控制物质的力量。我们是新的,却又绝不”。另一位工程师则说:“工程师,而不是其他人,将人类前进。一项从未人类去面对的责任落在工程师的肩上。”(注:[美]卡尔·米切姆: 《技术哲学概论》,殷登祥等译, 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版,第89页。)初到30年代国家的专家运动就是这种思想背景下引发的。虽然专家运动并不成功,但它对全世界的产生长远而深刻的影响。

  我们在这里要讨论的是,既然工程师要求对技术的成就接受全部荣耀,那么他们是否也应该承担工程技术的全部呢?实际上,工程师的责任常有限的。因为,所有工程技术专家的工作在相当大程度上是受经营者或家控制,而不是由他们自己支配的。当然工程师对自身工作中由于失职或有意造成的后果应负责任,但对由于无意的疏忽(如产品缺陷)或由于根本没有认识(如地震预报失误)而造成的影响分别应负什么责任?更重要的是,在前一种情况,即大量的工程项目是受经营者或家控制的情况下,工程师有否责任,应对谁负责?对工程本身(桥梁、房屋、汽车等)、对雇主、对用户还是对国家、对整个社会?如果工程本身,利益,雇主利益以至社会或人类的长期利益之间有冲突,工程师应首先谁的利益?理想状况是作为科学共同体的一员,作为社会的一个,以及作为科研机构的一个雇员这三者责任的统一,但事实上,它们常常有各种冲突。

  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是工程师是否应该成为“者”( whistle blowers)?由于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工作性质使他们常常直接和最早了解公司或其它机构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例如产品质量、性能的缺陷,对的安全和健康或的影响等。他们有没有,是否应该披露事实的。在实际生活中,这些者常常被解雇、调动或被视为捣乱者。戏剧家易卜生在《人民公敌》中曾生动地描述了这种现象。现在一些科学技术专业协会常常支持者,例如工程师伦理法规要求工程师在履行职业任务时把的安全、健康和幸福放在首位。

  然而,这种要求显然偏离了默顿提出的为科学活动自主性的“无利益性”要求。另一方面,者的判断是基于自己的认识,如果没有得到同行评议的认可,或甚至遭到同行反对时,他的做法是否符合科学规范,他们是否在专业工作上不负责任?这都需要对具体问题作具体分析。当然,想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和之间的利益冲突,除了像M.邦格所设想的力争技术的控制,即参与所有大规模的技术规划(注:[加]M ·邦格:《科学技术的价值判断与判断》,载《哲学译丛》1993年第3期。)之外还需要有整个社会的变革。 即使这样,工程师和科学家也还是有预测和评估科学技术应用中的正负效应、对进行科学教育的责任。因为没有科学素质的提高,对科技的控制将只是形同虚设。

  当代科技的新发展赋予科技工作者前所未有的力量,使他们的行为后果常常大到难以预测。计算机信息技术、互联网、基因工程、核能、新材料等技术在给人类带来利益的同时还带来可以预见的和难以预见的危害甚至灾难,或者给一些人带来利益而给另一些人带来危害。科技工作者的伦理责任成为极需重视的问题。总之,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大科学时代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伦理责任要远远超过做好本职工作。

      神话娱乐,神话娱乐场

              

/神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