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娱乐导航

熊猫直播含着“金汤勺”出生如今却黯然离场

发布时间:2019-05-09 06:59

        

 

 

 

     

  3月7日,熊猫直播创始团队兼首席运营官COO张菊元,在公司内部工作群“潘达踢威”中发出长消息称,

  张菊元表示,从2017年5月最后的融资消息之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7月23日,“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代表人为龙飞。而熊猫直播就是由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创办的一家弹幕式视频直播网站,王思聪为创始人。

  据天眼查显示,目前熊猫直播的大股东为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持股40.07%,而该公司则由王思聪100%持股。

  因为王思聪的关系,熊猫直播自成立之初就格外瞩目。2016年11月份,熊猫直播荣登2016中国泛娱乐指数盛典“中国文娱创新企业榜 TOP30”。第三方数据平台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6月份,熊猫直播APP用户渗透率为1.58%,排在斗鱼和虎牙之后,位列游戏平台第三名。

  鼎盛时期的熊猫拥有大量知名主播,如若风、小苍、嫖老师、伊素婉等,也有林俊杰、鹿晗、陈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站台,再加上王思聪“校长”自带的超高人气和资金实力,熊猫直播一度将行业格局搅得风生水起,吸引了大波粉丝。

  不过直播行业的“烧钱”也是众所周知的,熊猫直播虽然风光无限,但一直未能实现盈利,始终依靠融资来“续命”。据天眼查显示,熊猫直播此前共经历了5轮融资,背后资本方包括奇虎360、乐视网、兴证资本、真格基金等。最近一次B轮融资是在2017年5月份,融资金额高达10亿元。

  但多轮的融资并没有让熊猫直播向好发展,反而负面消息不断,早在2018年下半年,就不断有消息曝出,熊猫直播已经陷入资金危机,拖欠公会、主播薪资,大量主走,甚至有主播起诉熊猫直播拖欠1.5亿签约费。

  对于传言,2018年10月,张菊元公开回应称,熊猫直播资金链和现金流确实存在问题,但拖欠费用的事,只是与个别合作方在资金交付过程中存在流程和细节问题。与此同时,张菊元还,2019年Q1熊猫直播将宣布从巨头手中拿到融资,估值超50亿元;公司2018年底将启动上市,、美国交易所都在考虑范围。不过事实却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熊猫直播仍然身陷发展困境。

  另外,叶探花得到的最新消息,熊猫前副总裁庄明浩已离职多日。他还发朋友圈调侃自己上了头条。且曾任熊猫运营总监的翟冰,也已经离职。

  对于熊猫直播被传破产的消息,不少被欠薪的游戏主播都表示很突然。“如果不是我今天过来看到这种情况,我都不相信熊猫直播真的破产了。我昨天就来过待到很晚,但是根本进不去,也没人给我一个说法,之前负责的超管也联系不到了。”一位从河南专门赶到熊猫直播办公地点的游戏主播表示。

  前来讨薪的不仅有主播,同时也有主播公会的人员。据悉,被欠金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除了从各地前来熊猫公司办公地点的讨薪者之外,还有多达200余人的主播在网络上讨薪。

  某直播公会会长向叶探花表示:“从2017年10月份开始与熊猫合作,大约陆续为该平台输送了100多位主播。从2018年11月至2月,熊猫都没有结算过薪资。所以我们也没有钱发给主播,主播都已经跑了,公司已经被拖垮。”该会长还介绍,“像银河互娱等大工会,估计熊猫欠了上千万元,目前很多公会都被熊猫直播拖垮,大家当初都是看着王思聪的背书选择与这个平台合作,熊猫直播申请破产很不负责任,对它很失望。”

  知名互联网资讯博主在微博上呼吁:“大家在关注熊猫直播平台破产的同时,希望能去更多的关注那些被欠薪的主播。有的人从直播到结束没拿上一分钱,自个往里面垫钱,都是些年轻人,经济来源有限。”该博主还表示,熊猫拿着合同解约为条件,要求主播主动放弃工资和礼物,这完全不符合劳动法。王思聪、周鸿祎身为知名企业家,不能因为自身平台破产,把苦果到这些主播身上。

  针对熊猫拿着合同解约为条件,要求主播放弃工资和礼物这一问题,叶探花采访了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虞磊珉表示:“首先要看主播、工会和直播平台是否构成劳动合同关系还是普通的服务合同关系。如果是劳动合同关系,就要看劳动合同来评判打赏和礼物换算的充值款属于公司还是员工个人的,实践中员工个人的职务行为获得的收入归公司所有也很常见。如果是属于公司,当公司破产员工个人的劳动报酬根据法律可以优先受偿,受到法律。”

  此外,虞磊珉还表示:“一方面我们鼓励投资人创业,另一方面也要在法律框架内投资人的自身权益。创业有风险,同样商业活动也有风险。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知名企业家创业,除非法律另有,其本身都是以其投入的资产为限对公司承担债务。在法律框架内创业失败,不存在苦果转移,这样的风险事实上是有全体参与者共同承担,包括员工、消费者、主播等。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市场的优胜劣汰,消费者或者主播才会基于人的选择来指导自己的经济活动,而不的去相信投资人的个人品牌。”

  与此同时,上述公会会长还向叶探花表示,目前已经有多个公会开始抱团讨薪。但也有人表示熊猫直播属于轻资产,恐无法所欠薪资。

  虽然此次熊猫直播破产,还未最终确认,但熊猫直播继续运营的几率很小。就直播行业来讲,熊猫直播既不是第一家破产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当资本回归,任何烧钱模式的商业或都不能长久的发展下去。

      神话娱乐,神话娱乐场

              

/神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