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娱乐导航

互联网基础设施概念浮出水面 范围界定不宜过宽

发布时间:2019-06-23 09:44

        

 

 

 

     

  新年伊始,新一轮的较量即已开始。前快播CEO王欣最新创业项目马桶MT,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社交应用多闪,短信现更名为聊天宝的社交应用,三款社交类App在一周时间内相继推出,又先后被微信屏蔽下载链接与二维码。

  腾讯公司也因此陷入涉嫌垄断的争议之中,这一次,一个新的名词“互联网基础设施”被强势带入视线。究竟什么是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这关系到互联网企业垄断行为的认定,以及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日前在京举办的互联网平台治理与竞争政策前沿问题研讨会上,有专家指出,不能简单套用传统监管框架来监管新兴软件平台,需要科学界定新兴软件平台的归属,同时避免对基础设施等范畴界定过于宽泛。研讨会由中国人民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办。

  1月23日,有网民发现,微信不再支持抖音新用户“一键注册”授权登录。抖音对此称,推测是“微信平台提供的登录服务出现问题。”而来自当事另一方的腾讯则称,之所以取消抖音App新增用户授权微信及QQ登录能力,是“出于用户信息隐私目的”。

  在此之后,各种围绕此事的争论接踵而至。其中一种声音认为:微信和QQ是国内最大社交平台,属于互联网基础设施,具有强大的市场支配地位,不应该被到市场竞争中,必须无条件对竞品。

  事实上,这也是抖音方面的观点。抖音负责人曾向介绍说,用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软件是业内通用的开发模式,由于微信用户群很大,市面上大部分手机客户端应用程序都接入了微信登录,这也是微信基础设施行业地位的体现。

  “微信对于用户,具有水电基础设施的价值,微信账户具有超级IP的地位。大量用户习惯使用微信账户登录各个应用,目前单独使用微信账户登录抖音的用户超过两亿。一旦微信单方面进行封禁等动作,用户的影响会比较大。”这位负责人说。

  2.5亿日活的抖音,和10.8亿日活的微信之间的商业对决,自然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热议之中,“基础设施”的概念也成为其中的关键词,有观点甚至指出:微信、QQ作为“互联网基础设施”,应该对外完全,否则会妨碍竞争、损害用户利益。

  无论抖音与微信孰是孰非,但“基础设施”这一关键词的界定,已是互联网平台治理与市场竞争中不可绕开之话题。

  一个接受度比较广泛的观点是,互联网基础设施,通常是指为了实现互联网应用所需的硬件和软件的集合。所谓硬件,通常包括光缆、宽带接入端口、移动电话基站、互联网数据中心等实体机构、实体设备;而所谓软件,最核心的就是维系互联网正常运营的操作系统。

  最著名的对于互联网基础设施作出原则的,是美国奥巴马。这一原则叫“网络中立性原则”,要求基础网络运营商平等对待所有互联网内容和访问,防止运营商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传输数据的优先级,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

  对此作出充分阐释的一个案例是著名的AT&T(美国电报电话公司)反垄断案。其中明确了在“关键性设施”的认定上要遵循的两个必要条件:竞争对手必须获得该设施才能正常经营;由于技术或成本的原因,竞争对手自己无法复制,或者复制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副研究员王磊在会上指出,“新兴软件平台不同于传统网络型基础设施,二者在技术经济特征和监管框架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并且,从目前我国出台的各种政策文件来看,很多新兴软件平台都没有被纳入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范畴”。

  “新兴软件平台也不同于电信网互联网等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后者是和网络领域的概念。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一旦崩溃,会对整个国民经济运行、对网络安全以及对人民福祉有重大影响。”王磊说。

  而如果不具备上述特征,即便其再怎么被广泛运用,也显然要与水电基础设施等区别开来,否则要求其,即涉及对他人私有产权的挑战。而基于这类设施建设本身需要非常大的投入,也必然会有碍市场主体开发此类设施的积极性。

  有学者还在会上引用了Bishop&Walker的关键设施界定的五项原则,第一个是其他企业无法复制这项资产或者至少复制是不经济的;第二应该不存在以其他合理成本进入相关市场的方法;第三是所提及的资产必须是闲置的资产,即后有利于提升行业竞争水平;第四是下游市场必须是一个缺乏竞争的市场,如果缺乏竞争的话,那垄断则可能是要求的那一方;第五是资产的所有者和新进入者希望竞争的市场是在同一个市场。

  “在界定关键设施和垄断时,要更多的权衡利弊,反垄断法或者是竞争法最终强调的是竞争,而不是一个具体的竞争者。”这位学者说,还应该考虑对消费者的影响。

  在中国社科院所研究员王晓晔看来,其中还存在一个公平与否的问题。“平台的建立有成本有投资,在平台不构成关键设施的前提下,如果别人利用你的平台,分流你的用户,这里存在一个不公平的问题。”

  王晓晔认为,平台给竞争对手并非完全坏的事情。以这次微信与抖音的事件为例,抖音不依靠微信的平台,也早已有了5亿用户,而多一个平台,多一个新产品,于社会来说肯定是好事。这也说明腾讯对抖音来说不是关键设施。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说,对于关于互联网平台的垄断和竞争,以及是否应该作为基础设施的问题,他的观点比较中立。“关系链是企业核心资本,此前脉脉未经微博和微博用户同意抓取微博用户关系链,已经被法院界定为非法。平台是业态中的环节,不是要素实体。”在他看来,互联网平台应该由商业模式决定,而不由法律决定。对于竞争对手,平台可以选择不,也可以谈好条件(收租金)再,否则就成为搭便车了。

  王磊认为,不能简单套用传统网络型基础设施的监管框架来监管新兴软件平台,需要科学确定新兴软件平台的归属,同时避免对基础设施、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以及必要设施的界定过宽过泛,影响企业的正常经营。“对其监管,我们要充分考虑到新兴软件平台的技术经济特性,以及整个技术迭代的周期,来创新我们监管方式,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作用,同时更好地发挥作用。”王磊说。

  新化月报网-记录中国、解读天下!所有文章、评论、信息、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神话娱乐,神话娱乐场

              

/神话娱乐